?首頁?
? >? 資訊中心? >? 重點報道
張家瑜:702分天性考就
來源:水電七局 作者:黃琪 時間:2019-06-28 字體:[ ]

六月仲夏,一條消息在水電七局不脛而走——張彬之子張家瑜,高考702分,成都七中實驗學校第一名,溫江高考理科狀元!

一時間,大家紛紛熱議,高分怎樣考就?哪些方法可以分享?家長如何引導?

不寫作業不看書

“我很排斥寫作業,這容易讓我煩躁。但我喜歡學習,那是探索未知的過程,讓人興奮又有成就感。”17歲的張家瑜,端坐在沙發上。濃眉大眼,黑框眼鏡架在鼻梁上,擋不住眼中睿智的光芒。瘦小,白色的T恤空空蕩蕩,書生氣十足,更像個初中生。講話聲音不大,卻語出驚人。

見記者面露驚訝,張家瑜不緊不慢解釋。如果一味重復演練已經掌握的知識,不僅浪費時間,更不能提高效率。在他看來,更重要的是了解自己的弱點和不足,有針對性地攻克,這樣才會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

張家瑜的底氣來自父親的支持。張彬嘿嘿直笑:“我經常跟他講,人要補自己的不足。這道題會寫就抄別人的,不會寫哪怕花兩三個小時,也要沉心靜氣,想清楚弄明白!”

剛讀初一,面對堆積成山的家庭作業,張家瑜不干了,在家里嚷嚷著,不去讀書了,原因竟是作業太多了!這讓父母好氣又好笑,如果是別人家的父母,早就棍棒輪番上身。

可張家瑜的父母不一樣,專程來到學校找到班主任,做起了老師的思想工作。老師十分費解,學生怎么能不做作業呢?最終,在父親的唇槍舌劍之下,班主任以失敗告終。行吧,大家各退一步。可以不寫作業,但僅限于周末和寒暑假,平時的作業要保質保量完成,成績更不能下降。就這樣,協議達成!從初二開始,再也沒在家看到張家瑜寫作業和溫習功課了。

這些冒險之舉,都是父親深思熟慮后的試驗。多年的項目一線施工經驗,干過的工程不勝枚舉,打過交道的人形形色色,張彬對社會和人性有著自己的判斷,深知自己兒子的秉性。不攀比不盲目,營造寬松的環境,保持積極的心態,良好的狀態,找到學習的樂趣。讓其快樂成才,這就是他們的初衷。

張家瑜讀幼兒園時,就對手工和積木產生濃厚的興趣。于是,父母帶著他,每周走遍彭山大街小巷,買盡未玩積木。陪著他,從小開始,由易到難,一點點練習,一點點編號。小學五年級,又關注起了樂器,父母也鼓勵他,自己琢磨,不以考證為目的,喜歡就好;初中開始畫世界地圖,經線、緯線,地名地標。一個個看似不務正業的舉動,但都對以后的學習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仿佛打通了“任督二脈”,他也在這個過程中,慢慢提升了空間想象能力,邏輯思維能力,問題解決能力,發散思維等等。

“溫室”里有小世界

父母仿佛給張家瑜營造了一個專屬于他的“溫室”,讓他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樂此不彼。

不寫作業,回家就有大把的時間,干啥呢?干他自己喜歡干的事情。

張家瑜是個“怪人”,不像同齡人追求時尚。他不看電視,不聽流行音樂聽交響樂。不看電影,更不追星。不玩手機,沒有微信,僅有的QQ也是方便母親“偷菜”申請。不追求名牌,衣服都是簡單舒服即可。

那張家瑜熱衷啥?喜歡樂器,比如鋼琴、小提琴和圓號,喜歡研究樂理,研究他們怎樣發聲,怎樣彈奏,怎樣編曲;喜歡計算機,自己建立一個網站,里面各種程序、游戲、動畫視頻都有……巧的是,這些都是他自學而成,從來沒人指導,更沒有參加培訓,都是無師自通,且樣樣精通。父母認為,內心的充盈比外界的認可更加重要,由著他去“自娛自樂”。不需要考證來證明自己的水平,更不需要用網站的流量來證明網頁設計的成功。也就是在這個自學的過程中,極大地培養了他的興趣和愛好,更進一步地鍛煉了他的學習,邏輯思維,解決問題等各方面的能力,無不為將來的學習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就在高考前一周,父親還把家里的臺式機給拆了,從彭山家中搬到成都,讓他繼續自己的編程“大業”。換了別人,誰敢這樣干呀。

話音未落,只見張家瑜已慢慢挪回他的電腦前。窩在木板凳上,目不轉睛地盯著屏幕,噼里啪啦按著鼠標。正在用軟件為貝多芬的A大調第七交響曲譜曲,給自己設計的游戲動畫配上背景音樂。

客廳電視柜上,擺著一張合影,那是2016年夏,在青海茶卡鹽湖,一家三口統一叉著腰,打著赤腳,怡然自得。母親站中間,父親在左,兒子在右。兩個男人在旁保護,母親笑容燦爛。

軍師父親伴我行

時隔半月,張家瑜再回母校——成都七中實驗學校。總分702分,語文124,數學147,英語140,理綜291。他已是學校的名人了,高考全校理科第一名。這次學校特意邀請他們全家到校,參加張家瑜個人的成長懇談會。學校校長、中心組成員、行政干部、部分教師一道,分享他的成長感悟。

在班主任的眼里,張家瑜是一個不愿被捆著翅膀的孩子,他就是所謂的偏才、怪才,但幸運的是個性得到了呵護。喜歡搞科研,學校就給他開一場科研主題班會,讓他收獲大大的一份自信。擅長理工,物理、化學、老師就輔導點撥,最后拿了全國物理,化學復賽二等獎,生物三等獎。

“孩子考得好,爸爸功勞高。他玩的那些‘蝌蚪’什么的,我都不懂”。母親毛羽瓊哈哈大笑。和大多數家長一樣,母親更容易焦慮,別人家的孩子都補課,別人家的孩子都考證,考試沒考好是否需要補習一下呀……好在家庭氛圍民主和開明,經過一家三口的激烈辯論,維持原狀,任其“自生自滅”。后來的實踐證明,這樣“放養”操作對張家瑜是正確的。

但其實張家瑜還是個心細的孩子。只因媽媽一句“沒接到你的電話晚上睡不好覺”,養成了每晚打電話報平安。這一習慣堅持了六年。

從小學至今,12年的校園生活,張家瑜都是住校,也培養了他獨立的一面。讀幼兒園時,父親還在項目上,全靠母親拉扯他長大。還好領導和同事幫助,盡量不安排出差。但只要張家瑜放暑假,母親就會帶著他去項目上,溪洛渡、福堂、龍頭石水電站,都有他的腳印。當時在他眼里,父親在大山深處,在很遠的地方。

讀小學了,張彬調回彭山一分局機關工作,一家三口得以團聚。但父母工作實在太忙,不得不出差,加班也是常態。爺爺奶奶年歲太大,遠在川東巴中。無奈只有讓他寄宿學校。年僅6歲的張家瑜從此離開家,被送到眉山私立學校。難得放假回家,大多時候也都是在父母的辦公室,玩著自己的積木和拼圖。

其實在水電七局,很多家長為了工作,舍棄了很多,放棄了很多,遠離家人,不能照顧到家庭,不能陪伴孩子成長。

張家瑜算是幸運的。梳理他的成長之路,有特殊之處,更有可取之處。那就是父母的言傳身教,良好的引導,全力的支持,民主的家風,有效的溝通。對待學習,掌握適合自己的方式方法,找到自己和樂趣。這些,或許都可借鑒。

“之前沒有去查分,也沒有定下目標,但心想著怎么也要比我強嘛。”四川大學水工專業出身的父親,可謂張家瑜的“軍師”。父親由于腰椎壓迫坐骨神經,不能久坐。以前工作經常需要開會,一坐就是半天,還需要經常到外地出差,坐久了很難受,腿疼得睡不著覺。2016年,張彬主動請辭領導職務,全身心地關注張家瑜的成長。桌上,密密麻麻寫著擬報考的學校和專業。

張彬回憶,考試那天,本來是想到學校去看他的,但又怕讓他緊張。忍不住給班主任發了一個短信,詢問狀態如何?得到“笑兮了”的回復,自己也就放心了。



【打印】【關閉】

瀏覽次數: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彩宝网3d开机号试机号金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