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 資訊中心? >? 行業信息
能源辣評 | 很遺憾,火電企業破產才剛剛開始
來源: 能源雜志 時間:2019-07-01 字體:[ ]

近幾年來,火電廠普遍經營困難是業內的共識,但破產清算的速度之快還是超出了人們的預期。

6月27日晚,大唐國際發電股份有限公司公告稱,由于控股子公司甘肅大唐國際連城發電有限責任公司(下稱甘肅大唐)無力支付到期款項(約1644.34萬元),向甘肅省永登縣人民法院申請破產清算。

而就在半年前的2018年12月,大唐發電也發布了《關于控股子公司申請破產清算的公告》。公告稱,鑒于公司控股子公司大唐保定華源熱電有限責任公司兩臺125MW機組被列入火電去產能計劃,要求在2018年完成機組關停、拆除,且結合該企業資產負債狀況,公司董事會同意該公司進入破產清算程序。

短短半年之內,兩家火電廠宣布破產,火電企業的經營困局再次引起廣泛討論,人們不禁會問,火電企業真的不行了嗎?未來是否會有更多的企業加入破產行列?一度被媒體預測的火電企業倒閉潮真的來臨了?

很遺憾,上述三個問號給出的都是肯定的答案,當前火電企業破產僅僅是一個開始,未來還將成為新常態。

01

全國范圍內電力過剩格局未得到根本緩解,供求失衡之下,發電端去產能,火電依然首當其沖

近幾年來,我國經濟下行壓力依然很大,全社會用電量增幅有限,而電力供應過剩的局面卻依然未有根本改觀。公開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底,全國發電裝機容量19億千瓦,全年發電設備平均利用小時數為3862小時,其中,全年火電設備平均利用小時數為4361小時。

對于火電企業而言,4361小時意味著什么?

在發電企業內部,有個不成文的規定,人們把火電廠設備利用小時數5500小時看成一個分界點,也就是說,一個地區如果火電廠設備利用超過5500小時,就意味著該地區電力供應相對短缺,在電源端可以增加新的投資,如果少于5500小時,就意味著該地區電力相對富裕,不需要增加新的電廠。

而2018年我國火電平均利用小時數只有4361小時,全國范圍內電力過剩的局面可見一斑!

即便如此,2018年全年,我國仍然有4119萬千瓦的新增火電投產,占到新增電力裝機的1/3,這樣的新增速度,也使得我國火電裝機容量首次突破了11億千瓦大關。

不久前,電力規劃設計總院在京發布了《中國電力發展報告2018》,報告認為未來三年中國電力供需形勢全面趨緊。面對這樣的預測結論,國家能源局原局長張國寶第一時間提出了質疑,他認為未來三年,一些高耗能產業,比如鋼鐵、有色、建材都處于下行通道,而現在電力裝機容量的容余度太大,近幾年各地建設的電站還在陸續投產中,因此不會出現電力供應趨近的狀況。

張國寶認為,過去兩年,電力裝機容量的增速一直高于發電量的增速,上述報告有誤導各地再去搶建一批電站之嫌,從而會導致新一輪更加嚴重的電力過剩,這樣一來會更加影響發電企業的效益。

事實上,由于電力供應嚴重過剩,近年來,大量的火電企業經營處于虧損或微利狀態,中電聯的數據顯示,2018年1-8月,火電業平均資產利潤率僅為1.1%,全國火電行業虧損面為47.3%。

在經濟效益、環保指標等各種約束性條件壓力之下,毫無疑問,大量經營困難、資不抵債的火電企業將逐步退出,尤其是歷史包袱重的小型火電企業,更是首當其沖。

02

新能源發電成本快速下降,平價時代提前來臨,把火電企業逼到了死角

在新的競爭格局之下,新能源裝機在總裝機中的占比,越來越成為發電企業是否具有競爭力的重要標志。

曾幾何時,風光發電還被看成是“垃圾電”,但是隨著新能源技術的不斷進步和裝機造價的快速下降,新能源發電的平價時代提前到來,而新能源的平價時代,將會無情地擠壓火電企業未來的生存空間。

在去年年底投產的光伏領跑者項目中,三峽新能源格爾木項目投出了0.31元/千瓦時的超低電價,而這個電價甚至低于了當地的脫硫煤電的標桿電價,成為新能源行業的重大節點性事件,它預示著,光伏行業不靠補貼,完全參與電力市場化競爭時代已悄然來臨。

截止到2018年底,我國風電和光伏發電的裝機分別達到1.9億和1.7億千瓦,而每年的新增電源中,風光發電占到總裝機的一半以上,隨著技術進步和成本的進一步下降,新能源發電將由電力供應的“邊角料”逐步成長為主力電源之一。

從目前五大發電的裝機比例可以看到當前的競爭格局,廠網分開后,在傳統的五大發電中,華能集團排名第一,依次為大唐、華電、國電和中電投,而隨著電源結構的不斷調增和優化,競爭格局明顯發生了改變。

先前的小兄弟國電投(中電投前身),由于快速調整電源結構,可再生能源發電比重與其他幾家逐步拉開差距,目前在發電環節中成為最為優質的佼佼者。而火電占比較大的公司,由于包袱沉重、尾大不掉而淪為“沒落的貴族”。

事實上,在全球減排和可再生能源崛起的當下,火電的衰落是必然的,在國際上也可以找到類似的先例。原本壟斷德國電力供應的四大集團:E.ON和RWE、Vattenfall和EnBW,近年來就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機。尤其是排名前兩名的E.ON和RWE,甚至創造了連續5年股價跌幅都超過三分之二的歷史記錄,而這兩家企業電源結構均以火電為主,火電和核電加起來都超過發電量的9成以上。

在我國,火電企業在煤價高企、環保改造、發電量減少等各種壓力之下,經濟性變得越來越差,而在其他替代電源競爭力增大的背景下,火電行業的整體危機也漸行漸近。

03

電力市場化改革快速推進,火電企業率先嘗到了市場競爭下的殘酷法則

新一輪電力市場化改革,盡管執行過程中遇到各種問題,但發電企業卻率先體驗了“適者生存、劣者淘汰”的市場殘酷性。

肇始于2015年的新一輪電力市場化改革,其目的是,建立健全電力行業“有法可依、政企分開、主體規范、交易公平、價格合理、監管有效”的市場體制,努力降低電力成本、理順價格形成機制,逐步打破壟斷、有序放開競爭性業務,實現供應多元化等。

上述政策推出之時,恰逢經濟下行,全社會用電量增速下滑,火電出現大規模過剩,這種背景下,發電企業為搶電量,競相壓價,在地方政府的“配合”之下,無論是大用戶直購電,還是電力交易中心的直接交易電量,發電企業均進行了大幅讓利。

而在傳統的供電市場中,分為計劃內電量和計劃外電量,所謂的計劃內電量即為每年電網公司和地方政府共同為電廠分配的固定電量,也就是說,這部分電量不參與市場競價就可以上網,可以理解為兜底的電量,擁有這些電量,很多發電企業就可以保證最基本的業務運轉。

然而,隨著市場化改革的推進,計劃內電量變得越來越少,而最終發電企業會被全部推向市場,在市場供需未能平衡之前,發電企業面臨的壓力無疑會進一步加劇,未來發電側的“殺價”將可能成為常態。

政策的負面影響還不僅如此,6月27日,國家發改委發布《關于全面放開經營性電力用戶發用電計劃的通知》,要求進一步全面放開經營性電力用戶發用電計劃,提高電力交易市場化程度,深化電力體制改革。毫無疑問,全面放開經營性電力用戶發用電計劃,將大大增加大客戶對發電企業討價還價的空間。

火電面臨的壓力還體現在另一方面,上述政策在施壓發電企業的同時,還對可再生發電進行了保護,為緩解清潔能源消納問題,本次通知提出重點考慮核電、水電、風電、太陽能發電等清潔能源的保障性收購。這就意味著,可再生能源發電依然受到政策性保護,真正推向市場上參與競爭的只有火電,壓力之大可想而知。

那么,火電的出路到底何在?

毫無疑問,目前火電依然是我國的基礎性電源,在全國19億千瓦的裝機中,火電就占到了11.4億(其中煤電10.1億,氣電8330萬),但隨著市場競爭的加劇,未來火電企業將不可避免的出現分化:一部分經營條件好、市場包袱輕的優質大型電廠,將在未來的激烈競爭中脫穎而出,獲得更高的市場電量,造成強者恒強的局面,而另一部分老電廠,效益差、包袱重,殘酷競爭中難以拿到足夠的電量,失去了政策的保護,將會在未來幾年內被迫退出市場。

另一方面,隨著新能源裝機的不斷增加,加之各省的可再生能源配額實施,火電企業的市場份額將會進一步被擠壓,那么一部分火電廠可能要根據當地的電源情況,逐步參與電網調峰,而成為調峰電源,盡管發電量可能會大幅受損,但在調峰電價下,也將能維持基本的生存。

市場是殘酷的,火電企業只有盡早擺脫政策性依賴,直面市場競爭,提高自身生存能力,才能在未來競爭中找到立錐之地。畢竟,天助自助者。


【打印】【關閉】

瀏覽次數: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彩宝网3d开机号试机号金码